外研社首页
网络速度缓慢,请稍等......   
西方上流社会的英语社交词汇
 
摘要:英国和法国一衣带水,渊源很深。两国在许多领域都是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,相互影响很大。从语言方面看,法语对英语的影响大于英语对法语的影响。17-18世纪是法国社交礼仪对英国产生影响的高峰期。至今,英国上流社会还在使用法语中的一些常用社交词语。
 

英语具有吸收外来词的传统。就借用外来词而言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。有人认为,吸收其他语言的成分不是汲取营养,也不是丰富词汇量,而是破坏自身语言的纯洁性。在英国文艺复兴时期,虽然发生过持续了许多年的“外来词的争论”(参见《英语发展史》4.5 关于“外来词的争论”),但总体来看,英语向其他语言借词的传统并未中断。英语从法语中汲取营养的传统更是经久不衰——1066年以来,英语从法语中吸收了大量词汇,各个时期都有法语单词在英语中出现。

 

 

历史上,英语吸收法语词有过两次高峰期:第一次是在14世纪下半叶,即乔叟的《坎特伯雷故事集》问世前后的那段时间;第二次是在路易十四时代,即17-18世纪之间。从1066年到现在,每年都有法语词在英语词汇中出现。总体来看,较早吸收的法语词,其英语化(Anglicize)程度较深,普通人很难察觉其背景;而较晚吸收的法语词,则在很大程度上保留了法语拼写和发音方面的特点。

 

 

有人统计,在诺曼法国人统治英国期间,大约有1万个法语单词进入英语词汇,其中的75%仍在现代英语中使用。大多数被英语吸收的法语词是名词,约占70%。这些名词主要跟行政管理、法律、军事、食品和烹饪、艺术与休闲等有关,如:

■ court, crown, empire, palace, parliament, peasant, revenue, royal, treaty;

■ attorney, bail, crime, decree, evidence, fine, heir, jail, judge, jury, pardon, plea, prison, verdict;

■ archer, battle, captain, enemy, guard, navy, peace, soldier, spy;

■ appetite, bacon, biscuit, cream, dinner, feast, fruit, fry, jelly, olive, orange, roast, salad, spice, taste, toast, vinegar;

■ attire, brooch, buckle, button, cloak, collar, dress, embroidery, fashion, garment, gown, jewel, lace, ornament, pearl, wardrobe;

■ art, beauty, colour, dance, image, leisure, literature, melody, music, painting, paper, park, poet, preface, prose, rhyme, romance, sculpture;

■ action, affection, age, air, city, coast, comfort, country, courage, courtesy, debt, dozen, flower, forest, honour, hour, marriage, spirit, task, tower.

 

 

除了名词以外,还有一小部分是形容词和动词。形容词有:active, blue, brown, calm, certain, clear, common, cruel, curious, easy, final, foreign, gentle, precious, real, rude, strange, sure, usual等;动词有:advise, allow, arrange, carry, change, close, continue, cry, deceive, delay, enjoy, enter, form, grant, join, move, obey, pass, receive, reply, serve, trip等。

 

 

在路易十四时期,英语新添的法语词包括parole, ballet, champagne, liaison, soup;法国大革命之后被英语吸收的法语词包括guillotine, regime, corps, manoeuvre, espionage, depot, salon, bureau, canteen, critique, nuance, brochure, rouge, liquor, picnic, etiquette, police, coup;19世纪的法语借词包括literature, renaissance, baton, matinee, premier, attaché, prestige, debacle, dossier, menu, chef, chauffeur, elite, fiancée;20世纪英语使用的法语词包括camouflage, fuselage, hangar, de luxe。

 

 

研究一种语言的外来词离不开对其时代大背景的了解,把握时代大背景有利于解释词源。外来词具有时代特征,其负载的文化历史信息能告诉我们许多故事。英语中的法语成分也不例外,同样具有明显的时代烙印。在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执政时期(1643-1715),英国政坛发生过四次重大变革:1649年,国王查理一世被公开处死;1653年,克伦威尔自任护国公;1660年,英国发生“王朝复辟”;1688年,发生“光荣革命”。

 

 
英语接纳法语词的背景故事有很多,单词ballet(芭蕾舞)就是一个例子。路易十四亲政时曾发动过四次战争,跟周边国家都打过仗,跟英国也有过争夺北美殖民地的战争。路易十四不但好战,而且讲究文化,喜好艺术。他不单是雄才大略、文治武功的君主,而且还是卓越的舞蹈家。路易十四对芭蕾情有独钟,推崇备至。在执政前期,他曾把王冠放在一边,给王公大臣表演芭蕾。他一共在40部芭蕾舞剧中扮演过80个角色。起源于意大利的芭蕾在路易十四的推崇下达到了鼎盛,ballet一词就是在路易十四时期被英语吸收的。后来,芭蕾从法国传到俄国,俄国人又将芭蕾推向了新的黄金期。可以说,没有路易十四对芭蕾舞姿的精雕细琢,柴可夫斯基的“天鹅”也不会像今天这样楚楚动人。路易十四亲自设计的优美舞姿规定动作至今流传。法国人浪漫,法语也跟着浪漫。
 

QQ截图20150803083343

 
芭蕾舞《天鹅湖》剧照(网络图片)
 

讲ballet的历史离不开路易十四,讲高跟鞋的起源也离不开路易十四。路易十四个头不高,比拿破仑还矮,喜欢穿鞋跟垫得很高的鞋。同时,为防止凡尔赛宫的美眉们在夜晚乱窜,路易十四命她们穿高跟鞋(没让她们裹脚),因为高跟鞋在地板上走动的声音会引起别人的注意。不久,人们惊讶地发现,穿高跟鞋可以拉伸出优美的腿型。女子穿高跟鞋的时尚,就是在路易十四时期的法国兴起的。法国人时尚,法语也跟着时尚。

 

英国安妮女王的短暂统治期(1702-1714)处于法国路易十四执政的末期。在安妮女王统治时期,最受欢迎的英国作家是斯梯尔(Richard Steele)和艾迪生(Joseph Addison)。他们共同创办了两份著名的期刊,一本是《闲谈者》,另一本是《旁观者》。斯梯尔和艾迪生办期刊的目的,是为了教育英国新贵阶层学习文明礼仪以及精致和考究的生活方式。《闲谈者》和《旁观者》涵盖的话题范围很广:在剧院戴什么帽子,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,女性在政治上应享有什么样的地位,对勇气和永生该有什么样的看法,什么是道德标准等等,都是其中讨论的话题。期刊文章的风格清晰自然,富有品位,是当时咖啡屋里最受欢迎的读物。

 

在路易十四时代,法国是欧洲的“礼仪之邦”,言行举止都有严格的规定和标准。在法国宫廷内,说话声音的大小有讲究,人与人谈话时的距离也有讲究。法国宫廷文化不但被宫廷外的法国人效仿,也被法国周边国家的上层人士效仿。在欧洲的上层社会,女子不懂法语是不可想象的,与什么人谈话用什么词语也是很有讲究的。英法两国一衣带水,文化交往源远流长。法国的时尚和宫廷礼仪对英国有很大影响,法语对英语的影响也大于英语对法语的影响。

 

在当今英国上流社会的社交场合,或在知识分子之间,人们往往还会在言谈中时不时地夹杂几个法语词,并以此为荣。如果某人说出的话是珠玑妙语(话说得恰到好处或用了一个非常得体的词语),那就用法语的bon mot [bɔn 'məu]来夸奖;如果赞美某人穿着打扮有格调、很雅致,那就用chic [ʃi:k]来形容;如果赞叹某人的讲话充满活力、激情四射,那就用法语的élan [ei'la:n];如果是指言辞方面的失态、说了不该说的话,那就是faux pas [fәu 'pa:];指某人不善交际,就用gauche [gәuʃ]来形容;形容某人的行为举止过分做作,或形容某人装作属于上流社会有礼貌、有教养的样子,就用genteel [dʒen'ti׃l];如果指某人表现得镇定、冷静,不屑一顾或漠不关心,那就用nonchalant ['nɔnʃələnt];如果是指某个有才智而且会讲故事的人,那TA就是raconteur [rækɔn'tɜ:];如果是指两人关系融洽密切,那就用法语的rapport [ræ'pɔ׃];如果是指经常聚会的地点(往往是秘密约会地点),那就是rendezvous['rɔndivu:];如果是指机智的应答或巧妙的反驳,那么,该用的词就是法语的repartee [repa:'ti:],不懂法语的学生才用蹩脚的sharp clever reply。

 

QQ截图20150803083343

 
漫画:欧洲上流社会的社交场合(网络图片)
 
 

尽管法国人不屑讲英语,懂也装不懂,但英国人却不以为意,并没有因此排斥或抵制法语。当然我们也不能忽略这样的事实:英国人从乔叟时代起就嘲笑那些装懂法语的人。到现在,仍然有英国人在失言后道歉时,捎带着调侃法语:Pardon my French或Excuse my French(意思是“请原谅我刚才说的法国话”);英国人还会说,那些不辞而别、悄悄溜走的不礼貌行为是take French leave,借此讽刺法国人。而法国人会反过来说这是英国人的不良习俗,所以法语中也有“英国式告辞”的说法,意思就是“悄悄离开”(filer à l’anglaise)。

 

 
总之,在英语交谈中夹带法语社交词,一定要自然、恰到好处、适可而止,千万不要为了使用而使用。不然,别人会认为你是个snob(自以为高雅、有学问的人);更有甚者,人们还会用bourgeois [buər'ʒwa:]这个形容词来讽刺你:你的表现跟追求社会地位的土豪一样(言外之意是你根本不属于上层社会)。So,do not pretend to be bourgeois!在马克思主义学说中,名词bourgeoisie [buərʒwa:'zi:]是“资产阶级”的意思,这个单词的另一个意思是“中产阶级”。源自法语的bourgeois和bourgeoisie通常作贬义词用。顺便说一句,这不是法语的“最后一课”。
 

QQ截图20150803083343

 
引自中文图书《英语发展史》(张勇先,外研社,2014)